8家净利亏损 国产葡萄酒将如何触底反弹?

对于酒企而言,疫情既是措手不及的变数,亦是衡量企业发展的考官。北京商报记者统计近期发布的酒企半年报发现,11家上市、挂牌酒企营业收入增幅全数下滑,8家葡萄酒企净利润出现亏损。而上市酒企业绩低迷,仅是国产葡萄酒整体不景气的缩影。据中国酒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利润下滑将近一倍。

 

目前中国葡萄酒行业仍处在深度调整期,在进口葡萄酒冲击之下,叠加疫情影响,国产葡萄酒生存越发艰难。在业内人士看来,从发展趋势来看,2020年应该是国产葡萄酒的谷底,但从整体环境来看,国产葡萄酒即将迎来利好,预计从明年将呈现上扬曲线。

 

 一家独大

 

葡萄酒处于行业调整期,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再度承压。从数据上看,2019年上半年,11家上市、挂牌葡萄酒企总营收约为41.62亿元,净利润约为6.07亿元;2020年上半年,11家上市、挂牌葡萄酒企总营收约为21.47亿元,同比下滑48.4%;净利润约为1.51亿元,同比下滑75.1%。

 

纵观国内上市及挂牌葡萄酒企,张裕仍一家独大,营业收入占比超半数,净利润甚至高于11家酒企总利润。北京商报记者梳理11家国产葡萄酒企半年报发现,张裕实现营业收入14.02亿元,占比总营收65.29%;净利润为3.07亿元,为11家酒企总利润的两倍之多。而细观其余10家葡萄酒企,营业收入全数下滑,9家酒企净利润下滑,8家酒企净利润为亏损状态。

 

伴随疫情好转,由于商务活动和聚饮还在恢复之中,国内葡萄酒市场仍处于波动恢复期。数据显示,2020年1-6月,全国葡萄酒产量12.71万千升,同比下降30.15%;销售收入44.86亿元,同比下降28.92%;利润实现1.13亿元,同比下降63.06%。

 

对此,易久批副总裁殷凯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2011年起,国产葡萄酒长期稳健发展,2013年左右出现微幅调整,而在近几年出现整体回调属于正常现象。而受疫情影响,葡萄酒消费场景停滞,业绩下滑也难以避免。

 

现金流难题

 

国产葡萄酒在上半年的业绩低迷,均以“受疫情影响”而一言概之,但产量下滑、经营不善实则由来已久。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葡萄酒企上半年财报发现,7家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5家酒企存货增加,6家酒企预收账款为空白。其中,ST中葡存货高达15.02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248.7万元。对此,殷凯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近年来国内葡萄酒市场进入深度调整期,葡萄酒消费逐渐下滑,导致库存长期积压,系列问题叠加体现在酒企经营业绩上。

 

现金流下滑、库存积压,国产葡萄酒便不约而同地转向借贷。公开资料显示,今年8月,ST威龙刚刚勉强从借贷纠纷、违规担保等事件中脱身,但四成股份已被拍卖,日后发展仍是未知数。同月,通葡股份再度因借款问题被实施风险警告,由“通葡股份”变身“ST通葡”。同时,中葡控股股东国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在去年历经20轮冻结及轮候冻结,而主要原因同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此外,原歌酒庄也因陷入两笔借贷纠纷导致酒窖被查封。

 

在资深葡萄酒从业人士李欣新看来,国产葡萄酒企业为了获得现金流,通过股权质押等方式进行借贷,到期难以偿还或被冻结。同时,国产葡萄酒的销量并非看上去那么光鲜,部分葡萄酒企的产品并未进入市场流通,大多用来抵押债款。但靠融资获得的现金流只能救急,而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企业的流转问题,当销量难以提升,企业资金流不能形成闭环,以债务来支撑运营风险很高。

 

抱团取暖

 

事实上,国内葡萄酒行业数据已经自2017年起接连下滑,寻求自救是众多企业的焦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葡萄酒累计产量为12.7万千升,同比下降30.2%。2019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45.1万千升,同比下降10.2%。2018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62.9万千升,同比下降7.4%。

 

长期陷入调整期的国产葡萄酒企也开始寻求自救,外部环境的利好也将为国产葡萄酒企雪中送炭。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酒业协会召集宁夏、新疆、北京等国内11个葡萄酒产区召开论坛,推动“国人喝国酒”倡议,同时张裕、长城、王朝等国内五大葡萄酒企业负责人也首次“抱团”集体带货。此外,商务部启动了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也让国产葡萄酒暂时松一口气,积极筹谋日后发展。

 

针对国产葡萄酒的未来走势,张裕总经理孙健持积极态度。孙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国产葡萄酒而言,2020年既是十年来最艰难的一年,也将是葡萄酒行业谷底期。预计明年国产葡萄酒企即将迎来新的转机,经营发展即将呈现上扬趋势。

 

殷凯进一步指出,目前国内整体葡萄酒市场仍处于成长期,仅在一线城市存在结构性增长期。商务部的反倾销调查虽是利好消息,但国产葡萄酒企也应积极强化品牌自身竞争力,提高产品品质,发展根据地市场或品牌强势市场,完善产品布局,发力国内葡萄酒潜在市场空间。

 

事实上,国内葡萄酒行业数据已经自2017年起接连下滑,寻求自救是众多企业的焦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葡萄酒累计产量为12.7万千升,同比下降30.2%。2019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45.1万千升,同比下降10.2%。2018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62.9万千升,同比下降7.4%。

 

长期陷入调整期的国产葡萄酒企也开始寻求自救,外部环境的利好也将为国产葡萄酒企雪中送炭。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酒业协会召集宁夏、新疆、北京等国内11个葡萄酒产区召开论坛,推动“国人喝国酒”倡议,同时张裕、长城、王朝等国内五大葡萄酒企业负责人也首次“抱团”集体带货。此外,商务部启动了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也让国产葡萄酒暂时松一口气,积极筹谋日后发展。

 

针对国产葡萄酒的未来走势,张裕总经理孙健持积极态度。孙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国产葡萄酒而言,2020年既是十年来最艰难的一年,也将是葡萄酒行业谷底期。预计明年国产葡萄酒企即将迎来新的转机,经营发展即将呈现上扬趋势。

 

殷凯进一步指出,目前国内整体葡萄酒市场仍处于成长期,仅在一线城市存在结构性增长期。商务部的反倾销调查虽是利好消息,但国产葡萄酒企也应积极强化品牌自身竞争力,提高产品品质,发展根据地市场或品牌强势市场,完善产品布局,发力国内葡萄酒潜在市场空间。

对于酒企而言,疫情既是措手不及的变数,亦是衡量企业发展的考官。北京商报记者统计近期发布的酒企半年报发现,11家 …

商务部立案,对澳葡萄酒反补贴调查

       8月31日,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35号公告,决定自8月31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进行反补贴调查,调查产品的英文名称为Wines in containers holding 2 liters or less,归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税则》:22042100。据悉,本次调查通常应在2021年8月31日前结束调查,特殊情况下可延长至2022年2月28日。

 

       澳大利亚是全球主要的葡萄酒生产国家之一,三分之二产量对外出口,近年来极力扩大对中国市场的出口,近年来中国葡萄酒产业的市场销量、产量大幅下降,整个行业形势不容乐观,与澳大利亚进口产品的巨大冲击和威胁不无关系。为呵护国产葡萄酒产业的健康发展,2020年7月6日,中国酒业协会代表(以下简称申请人)国内葡萄酒产业正式向商务部提交反补贴调查申请,申请人请求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下简称相关葡萄酒)进行反补贴调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第十六条规定,2020年8月14日,商务部就有关反补贴调查事项向澳大利亚政府发出磋商邀请,并于8月27日与澳大利亚政府进行了磋商。

 

       8月18日上午9时,商务部网站就刊发了《关于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的公告》(简称《公告》),《公告》附有中国酒业协会作为申请人提交的长达79页的《反倾销调查申请》,分条款列举了澳洲葡萄酒倾销的数据依据及中国葡 萄酒产业的受损现状。

 

       商务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有关规定,对申请人的资格、申请调查产品的有关情况、中国同类产品的有关情况、申请调查产品对国内产业的影响、申请调查国家的有关情况等进行了审查。

 

       根据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和商务部的初步审查,申请人相关葡萄酒的合计产量在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均占同期中国同类产品总产量的主要部分,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第十一条和第十三条有关国内产业提出反补贴调查申请的规定。

 

       申请书主张,申请调查产品接受了澳大利亚政府的补贴,澳大利亚相关葡萄酒产业(企业)可能受益的补贴项目共计40项。经初步审查,商务部认为申请书中包含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反补贴调查立案所要求的内容及有关证据。

 

       根据上述审查结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商务部决定自2020年8月31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补贴立案调查。

 

       希望还国产葡萄酒市场一个公平竞争环境。

 

       8月20日,中国酒业协会葡萄酒分会秘书长火兴三在中国酒业协会举行的“中国葡萄酒行业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反倾销新闻发布会”现场就提出,“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在进口酒市场份额中拔得头筹,离不开进口零关税和倾销两大因素”。

 

       中国酒业协会认为,我国是面向世界的开放的市场,尤其是酒类市场,是作为普通食品进口的,这是全世界最开放的酒类市场。我们代表行业一致呼吁国家能给与相同的市场主体地位(食品许可和监管制度世界最严),希望这次商务部能根据行业的实际损失情况,进行公平裁决,给我国葡萄酒市场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我们中国葡萄酒产业也有决心,按照“中国风土、世界品质”的理念,酿造东方美酒,助力美好生活。

 

       据悉,在提交的《反倾销调查申请》中,申请人主张澳大利亚政府向澳大利亚相关葡萄酒产业(企业)提供的补贴项目共计40项。经初步审查,并依法考虑了立案前磋商中澳大利亚政府提出的主张,商务部决定在本次调查中对包括葡萄酒平衡税项目、出口和区域葡萄酒一揽子扶持计划、补贴项目进行调查等37项补贴项目进行调查,对申请人指控的”澳大利亚博士研究实习项目、农业推进救助项目、特殊情况利率补贴项目、补贴项目“不予调查。

 

       “希望通过此次反倾销立案调查,能让国家有关部门更多地了解国产葡萄酒行业,从葡萄种植到加工生产、市场营销等环节,给于国产葡萄酒更多的一些扶持政策,从这个角度,不失为推动国产酒发展的一个机会。”四川省葡萄酒与果酒行业协会执行会长、秘书长周劲松的这段话,想必表达了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的酿酒人的内心深处的声音,渴望理解,更渴望被认同。

       8月31日,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35号公告,决定自8月31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 …

中国烈酒市场发展现状以及未来的机遇和挑战

中国烈酒市场与全球烈酒市场呈现出品类割裂的特点。近日发布的《2020中国烈酒市场分析报告》显示,在中国的烈酒市场中,白酒占绝对主导地位,占比为96%,洋酒消费仅占4%左右。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海外的烈酒市场,以威士忌、伏特加、白兰地等为代表的洋酒消费占比约99%,白酒仅为1%。

 

在白酒消费一骑绝尘的带领下,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烈酒消费大国。报告显示, 2019年全球烈酒零售额约为3000亿英镑(约为2.6万亿人民币),中国烈酒市场占全球烈酒市场消费额的22%(约为5964.99亿元);在产量方面,中国市场也拔得头筹,2019年全球烈酒市场消费量214亿升,中国烈酒消费量52亿升,占全球烈酒市场的24%。

 

但是,从头部酒企的海外营收来看,以2019年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为例,其海外营收的占比分别为3.5%、1.0%、0.9%。但中国白酒占据中国烈酒市场的96%,除白酒外,两类销售最大的烈酒白兰地与威士忌合计占比不足4%。

 

有关消费者心智的研究显示,在中国市场消费者的认知中,烈酒只分为白酒和洋酒,对烈酒中主流品类(威士忌、白兰地、伏特加等)缺少品类认知,只对品牌(如路易十三、马爹利等)有部分认知。相关分析人士指出,这是完全分裂的两个世界。

 

各自现状

 

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白酒行业净利润将迎来七年来的首次下滑。这其中,高档白酒受疫情的影响最小,预计2020年高档白酒营收可实现10%以上的增速;中低端白酒受疫情影响冲击较大,一季度营收下滑明显,预计二季度开始缓慢回暖,2020年全年预计中低端白酒营收将迎来15%左右的下滑。

 

从长期来看,白酒行业因为价格结构升级和香型结构迭代仍有内生性机会。从判断来看,一方面,未来五年,低档白酒市场将出现明显萎缩,预估市场容量下降50%,而中高档和高档白酒市场增长势头显著,将成为白酒的主要市场;另一方面,报告显示,当前酱香型的市场销售额占比已上升至行业第二,同时,各大酒企主动控制酱香型白酒产量,单价不断上升,酱香白酒是未来中国白酒的成长极。

 

再看全球烈酒市场,和中国市场呈现出同样的趋势:消费量几乎不再增长,可能略有下滑,更多的机会在于结构性竞争,也即通过品类竞争来获得自身的份额增长。

 

从数据来看,威士忌增长势头更为显著。报告显示,近五年来,全球烈酒市场发展处于平稳水平,平均增长率为1.7%,增长速度最快的是威士忌,年平均增幅为3.16%。预计在未来五年,威士忌将构成新的品类增长极。

 

两个世界的交流

 

报告显示,在中国的洋酒类别中,前两位的分别是白兰地与威士忌,销售额占比分别为77%和17%。2019年白兰地市场规模约185亿人民币,是中国洋酒第一品类,但近三年增速逐渐下滑。

 

实际上,早在1892年,张裕就已引进白兰地产业,距今已有128年历史。2005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大量洋酒品牌涌入中国市场开始分食市场份额。报告显示,2019年张裕白兰地的销售量占整个市场的近50%,但销售额占比不足4%。

 

另一方面,中国威士忌市场或将成为各大烈酒品牌下一步争夺的目标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威士忌市场规模约36.5亿人民币,2019年增速达11.1%,高于白兰地品类的7.7% 增速。

 

回顾威士忌、白兰地等主流烈酒品类的发展史,可以发现,其发展与国家实力高度相关。因此,随着中国影响力的扩大,带来了代表中国的品牌全球化机会,中国白酒具备极高国家心智资源,迎来了全球化的最好时机。对于酒类品牌来说,时间是重要因素,最好的时候就是现在。

 

对于中外烈酒品牌应该如何开拓中国烈酒市场,相关人士指出,洋酒在中国要首先进行品类教育,然后才能实现规模突破,中式威士忌、中式白兰地的品类机会依然存在;白酒亟需通过品类创新以迎合中国年轻一代的需求。(经济观察报)

中国烈酒市场与全球烈酒市场呈现出品类割裂的特点。近日发布的《2020中国烈酒市场分析报告》显示,在中国的烈酒市 …

花堡庄主倾力打造的超级波尔多有何特点?

说起雅克·格维诺德(Jacques Guinaudeau)和西尔维·格维诺德(Sylvie Guinaudeau),有些读者可能不太熟悉,但是提到花堡(Chateau Lafleur),相信很多酒友都久仰大名。其实,雅克·格维诺德和西尔维·格维诺德就是传奇名庄——花堡的庄主。

 

2009年,花堡庄主推出了一个新的葡萄酒品牌——G·格维诺德(G Guinaudeau)。酿造这款酒的葡萄产自波尔多的弗龙萨克(Fronsac)产区,但是分级上此酒属于超级波尔多(Bordeaux Superieur)。有趣的是,这款酒的名字会随着年份而变化,2009年份是该酒的第一个年份,因此叫第一部曲(Acte 1),2010年份叫第二部曲(Acte 2),2011年份叫第三部曲(Acte 3),此后年份的酒款名以此类推。该酒酒标风格大气且辨识度高,富有艺术气息,由庄主雅克·格维诺德亲自设计而成。2018年起,这个系列的葡萄酒更名为花堡皮埃尔(Perrieres de Lafleur),酒标也随之改变。

 

用于打造这款酒的葡萄园坐落在朝向南方的缓坡之上,土壤由黏土和石灰岩构成,种植了60%的梅洛(Merlot)和40%的品丽珠(Cabernet Franc)。虽然葡萄园位于弗龙萨克子产区,但庄主雅克认为,该园的土壤和风土条件与圣埃美隆(Saint-Emilion)产区非常相似,有出产高品质葡萄酒的潜力。此外,这款酒采用传统的混凝土罐酿造,发酵结束后,酒液在法国橡木桶中熟成15个月,新橡木桶比例约为33%。

 

有名庄庄主的保驾护航,外加优秀的风土和精工酿造,这款葡萄酒的表现非常值得期待,其第一部曲、第二部曲以及第三部曲均揽下了权威酒评家和酒评机构的好评。其中,第一部曲分别获得了帕克团队(Robert Parker Team)和杰弗·里弗《酒窖情报》(Jeff Leve The Wine Cellar Insider)90分的赞誉,尼尔·马丁(Neal Martin)赞美其“是一款很棒的处女作,带有雪松和黑色水果的味道”,杰弗·里弗称赞其“完美成熟,散发着松露、金属、烟草以及带有泥土气息的红色水果芳香”;第二部曲获得了帕克团队90分好评,尼尔·马丁称赞此酒“单宁精细,风格清新活泼,是格维诺德(Guinaudeau)家族继第一部曲后的又一力作,值得推荐”;第三部曲获得了《葡萄酒志》(Vinous)打出的90分,还获赞“此酒是第二部曲后又一款值得关注的佳酿,不应该被忽视……酒款风味丰富且和谐……非常优雅迷人”。

 

由花堡庄主倾力打造的G·格维诺德系列葡萄酒风味华美而不失清新,口感圆润,果香奔放,问世以来揽获好评连连,是酒友们领略波尔多风采的性价比之选。而且,这款酒的平均年产量不足1,000箱,颇为难得,非常值得一品。

说起雅克·格维诺德(Jacques Guinaudeau)和西尔维·格维诺德(Sylvie Guinaudea …

一文带你了解奥地利葡萄酒

提到奥地利,最让我们津津乐道的也许是这个国家的音乐,是欧洲古典音乐的摇篮、名扬世界的音乐之都维也纳(Vienna)。其实,除了音乐之外,奥地利也是欧洲乃至世界有名的葡萄酒生产国,奥地利的葡萄酒虽然在市场上比较少见,但是其生产葡萄酒的历史却从国家建立之初就已开始。

一、葡萄种植和酿酒历史

虽然如今奥地利最为出名的并非葡萄酒,但它却拥有一段极为悠久的葡萄种植和酿酒历史。早在公元前1000至900年,当地已经有人会将葡萄的种子保留下来。到公元前700年,凯尔特人(Celt)便已在这里开始了简单的葡萄种植,之后罗马人又带来了系统的葡萄栽培技术。10至12世纪,西多会的修道士将勃艮第的葡萄酒文化带入了奥地利,推动了当地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的发展。此后,奥地利的葡萄酒产业经历了一段繁荣发展的时期。然而到了17世纪,宗教战争的爆发、土耳其的围攻、沉重的赋税以及啤酒的兴起给奥地利葡萄酒产业带来了重创。好在到了18世纪,在奥地利女大公玛丽亚·特蕾西亚(Maria Theresia)和其儿子约瑟夫二世(Joseph II)的统治下奥地利的葡萄种植和葡萄酒酿造得以再次繁荣起来。

奥地利示意图
奥地利示意图

奥地利的葡萄酒大多聚集在东部生产,同时那里也是奥地利的大部分人口聚集地。东部是相对较为凉爽的大陆性气候,可以酿造出口感尖锐的干白葡萄酒和优雅、果味十足的红葡萄酒。与美国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和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所产的饱满的葡萄酒不同,奥地利所产的葡萄酒清瘦,有时带有草本气息,类似于法国葡萄酒。所以,如果你平时偏好于法国葡萄酒,那么风格类似的奥地利葡萄酒也会对你的胃口。

奥地利的葡萄种植面积超过45,000公顷,其中2/3为白葡萄品种,然而,红葡萄酒的地位正在逐渐提升。

二、奥地利的气候和地理

奥地利示意图
奥地利示意图

阿尔卑斯山(Alps)占据了奥地利的西部和南部,葡萄酒产区集中在该国的东部。奥地利整体的气候类型为温和的大陆性气候,而东部较为凉爽,因此酿造出来的葡萄酒一般酒体较轻,口感纯净而尖锐,充满果味,酸度较高,酒精度通常较低。该地大陆度高,许多地方的昼夜温差也很大,因此,这些地区的葡萄酿成的酒通常会更加清爽和芳香。更往北部的产区会受到凉爽的北风影响,而最靠近匈牙利边境的地区会有温暖的东风。秋天成熟季很长,这使得湿度足够的地方能够产生贵腐菌。在奥地利,降雨量在全国各地分布不均,在最干燥的地区有灌溉的必要。和欧洲北部相比,该国每年的天气模式差异要小很多。

三、奥地利主要葡萄品种

在奥地利,法定酿酒葡萄多达40种,包括26个白葡萄品种和14个红葡萄品种。除了种有黑皮诺(Pinot Noir)、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西拉(Syrah)等一些国际品种外,奥地利的本土葡萄品种更是表现优秀,例如绿维特利纳(Gruner Veltliner)、茨威格(Zweigelt)和蓝佛朗克(Blaufrankisch)。

1、 雷司令(Riesling)

典型特征:干型,口感尖锐,香气馥郁

雷司令在奥地利并没有非常广泛地种植,但奥地利也有一些质量极高的雷司令葡萄酒,特别是来自瓦赫奥河谷、凯普谷和克雷姆斯谷产区的葡萄酒。这些酒通常是干型的,酒体较饱满,具有成熟桃子果香,通常带有矿物味,且能够随着陈年而变得复杂。

2、绿维特利纳

典型特征:含有香料、草本气息,酒体轻盈,酸度较高

绿维特利纳是奥地利种植最广泛的葡萄品种,占奥地利葡萄种植面积近三分之一。该品种酿成的酒通常为干型,具有青柠、柠檬、葡萄柚和核果的风味,有时还隐约带有白胡椒的气息,熟化后还会产生复杂的蜂蜜及烤面包的香气。绿维特利纳若是产量过高,酿出的葡萄酒往往清爽而平淡;而经过精心栽培的高品质葡萄则可以酿成酒体饱满、浓郁度高且带有天然的高酸度的葡萄酒。

3、茨威格(Zweigelt)

典型特征:酒体较轻,充满红色水果味

茨威格是奥地利种植最广泛的红葡萄品种,为蓝佛朗克(Blaufrankisch)和圣罗兰(St Laurent)的种内杂交品种,酿造出的红葡萄酒一般颜色较深,高酸,低单宁,带有樱桃、覆盆子(温暖年份下)和类似肉桂的香料味等香气。该酒单宁较低,因此不适宜陈年。

4、威尔士雷司令(Welschriesling)

典型特征:酒体较轻,含有花香

威尔士雷司令与德国的雷司令(Riesling)葡萄没有丝毫瓜葛。用它酿制的葡萄酒通常酒体较轻,带有精致的花朵味道以及较强的酸味。该品种如果沾染了贵腐菌,偶尔还可以酿制出味道层次非常丰富的餐后甜酒。

5、圣罗兰

典型特征:带有浓郁的红色水果味,单宁精细,酸度适宜

圣罗兰是奥地利的本地葡萄品种,所生产葡萄酒的特点类似于黑皮诺。由圣罗兰酿制的红葡萄酒带有浓郁的红色水果味,单宁精细,酸度适宜,类似酒体较饱满的黑皮诺葡萄酒。许多生产者将这些奥地利品种和国际品种如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梅洛(Merlot)混酿。

6、蓝佛朗克

典型特征:中等酒体,带有蓝莓和香料味

蓝佛朗克是奥地利红葡萄品种中名望最高的,能生产单宁中等、酸度清爽,具有胡椒、李子、蓝莓等风味的葡萄酒,并且能够表现出浓郁的矿物味。最好的蓝佛朗克红葡萄酒来自于布尔根兰(Burgenland)。

 

 

 

提到奥地利,最让我们津津乐道的也许是这个国家的音乐,是欧洲古典音乐的摇篮、名扬世界的音乐之都维也纳(Vien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