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家净利亏损 国产葡萄酒将如何触底反弹?

对于酒企而言,疫情既是措手不及的变数,亦是衡量企业发展的考官。北京商报记者统计近期发布的酒企半年报发现,11家上市、挂牌酒企营业收入增幅全数下滑,8家葡萄酒企净利润出现亏损。而上市酒企业绩低迷,仅是国产葡萄酒整体不景气的缩影。据中国酒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利润下滑将近一倍。

 

目前中国葡萄酒行业仍处在深度调整期,在进口葡萄酒冲击之下,叠加疫情影响,国产葡萄酒生存越发艰难。在业内人士看来,从发展趋势来看,2020年应该是国产葡萄酒的谷底,但从整体环境来看,国产葡萄酒即将迎来利好,预计从明年将呈现上扬曲线。

 

 一家独大

 

葡萄酒处于行业调整期,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再度承压。从数据上看,2019年上半年,11家上市、挂牌葡萄酒企总营收约为41.62亿元,净利润约为6.07亿元;2020年上半年,11家上市、挂牌葡萄酒企总营收约为21.47亿元,同比下滑48.4%;净利润约为1.51亿元,同比下滑75.1%。

 

纵观国内上市及挂牌葡萄酒企,张裕仍一家独大,营业收入占比超半数,净利润甚至高于11家酒企总利润。北京商报记者梳理11家国产葡萄酒企半年报发现,张裕实现营业收入14.02亿元,占比总营收65.29%;净利润为3.07亿元,为11家酒企总利润的两倍之多。而细观其余10家葡萄酒企,营业收入全数下滑,9家酒企净利润下滑,8家酒企净利润为亏损状态。

 

伴随疫情好转,由于商务活动和聚饮还在恢复之中,国内葡萄酒市场仍处于波动恢复期。数据显示,2020年1-6月,全国葡萄酒产量12.71万千升,同比下降30.15%;销售收入44.86亿元,同比下降28.92%;利润实现1.13亿元,同比下降63.06%。

 

对此,易久批副总裁殷凯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2011年起,国产葡萄酒长期稳健发展,2013年左右出现微幅调整,而在近几年出现整体回调属于正常现象。而受疫情影响,葡萄酒消费场景停滞,业绩下滑也难以避免。

 

现金流难题

 

国产葡萄酒在上半年的业绩低迷,均以“受疫情影响”而一言概之,但产量下滑、经营不善实则由来已久。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葡萄酒企上半年财报发现,7家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5家酒企存货增加,6家酒企预收账款为空白。其中,ST中葡存货高达15.02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248.7万元。对此,殷凯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近年来国内葡萄酒市场进入深度调整期,葡萄酒消费逐渐下滑,导致库存长期积压,系列问题叠加体现在酒企经营业绩上。

 

现金流下滑、库存积压,国产葡萄酒便不约而同地转向借贷。公开资料显示,今年8月,ST威龙刚刚勉强从借贷纠纷、违规担保等事件中脱身,但四成股份已被拍卖,日后发展仍是未知数。同月,通葡股份再度因借款问题被实施风险警告,由“通葡股份”变身“ST通葡”。同时,中葡控股股东国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在去年历经20轮冻结及轮候冻结,而主要原因同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此外,原歌酒庄也因陷入两笔借贷纠纷导致酒窖被查封。

 

在资深葡萄酒从业人士李欣新看来,国产葡萄酒企业为了获得现金流,通过股权质押等方式进行借贷,到期难以偿还或被冻结。同时,国产葡萄酒的销量并非看上去那么光鲜,部分葡萄酒企的产品并未进入市场流通,大多用来抵押债款。但靠融资获得的现金流只能救急,而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企业的流转问题,当销量难以提升,企业资金流不能形成闭环,以债务来支撑运营风险很高。

 

抱团取暖

 

事实上,国内葡萄酒行业数据已经自2017年起接连下滑,寻求自救是众多企业的焦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葡萄酒累计产量为12.7万千升,同比下降30.2%。2019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45.1万千升,同比下降10.2%。2018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62.9万千升,同比下降7.4%。

 

长期陷入调整期的国产葡萄酒企也开始寻求自救,外部环境的利好也将为国产葡萄酒企雪中送炭。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酒业协会召集宁夏、新疆、北京等国内11个葡萄酒产区召开论坛,推动“国人喝国酒”倡议,同时张裕、长城、王朝等国内五大葡萄酒企业负责人也首次“抱团”集体带货。此外,商务部启动了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也让国产葡萄酒暂时松一口气,积极筹谋日后发展。

 

针对国产葡萄酒的未来走势,张裕总经理孙健持积极态度。孙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国产葡萄酒而言,2020年既是十年来最艰难的一年,也将是葡萄酒行业谷底期。预计明年国产葡萄酒企即将迎来新的转机,经营发展即将呈现上扬趋势。

 

殷凯进一步指出,目前国内整体葡萄酒市场仍处于成长期,仅在一线城市存在结构性增长期。商务部的反倾销调查虽是利好消息,但国产葡萄酒企也应积极强化品牌自身竞争力,提高产品品质,发展根据地市场或品牌强势市场,完善产品布局,发力国内葡萄酒潜在市场空间。

 

事实上,国内葡萄酒行业数据已经自2017年起接连下滑,寻求自救是众多企业的焦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葡萄酒累计产量为12.7万千升,同比下降30.2%。2019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45.1万千升,同比下降10.2%。2018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62.9万千升,同比下降7.4%。

 

长期陷入调整期的国产葡萄酒企也开始寻求自救,外部环境的利好也将为国产葡萄酒企雪中送炭。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酒业协会召集宁夏、新疆、北京等国内11个葡萄酒产区召开论坛,推动“国人喝国酒”倡议,同时张裕、长城、王朝等国内五大葡萄酒企业负责人也首次“抱团”集体带货。此外,商务部启动了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也让国产葡萄酒暂时松一口气,积极筹谋日后发展。

 

针对国产葡萄酒的未来走势,张裕总经理孙健持积极态度。孙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国产葡萄酒而言,2020年既是十年来最艰难的一年,也将是葡萄酒行业谷底期。预计明年国产葡萄酒企即将迎来新的转机,经营发展即将呈现上扬趋势。

 

殷凯进一步指出,目前国内整体葡萄酒市场仍处于成长期,仅在一线城市存在结构性增长期。商务部的反倾销调查虽是利好消息,但国产葡萄酒企也应积极强化品牌自身竞争力,提高产品品质,发展根据地市场或品牌强势市场,完善产品布局,发力国内葡萄酒潜在市场空间。

对于酒企而言,疫情既是措手不及的变数,亦是衡量企业发展的考官。北京商报记者统计近期发布的酒企半年报发现,11家 …

什么!葡萄干也能酿酒?

       市面上大部分的葡萄酒都是用新鲜的酿酒葡萄酿造的,但你知道葡萄干也可以用来酿酒吗?不过此处的葡萄干并非指我们日常生活中食用的葡萄果干,而是指经过风干的酿酒葡萄,这类葡萄糖分集中,风味物质高度浓缩,是葡萄酒酿造中独具特色的原料。

 

       一、历史渊源 

 

葡萄干示意图
葡萄干示意图

 

       用葡萄干酿酒的历史可追溯至3,000多年前,当时在地中海地区,古希腊和古埃及等地便开始将采摘后的葡萄放在草席上晾干,然后将干缩的果实破碎酿成葡萄酒。公元前800年,古希腊诗人赫西奥德(Hesiod)曾将其描述为“塞浦路斯天赐的琼浆”(Cypriot Manna,塞浦路斯为亚欧交界处的一个小岛国)。当时的酿酒师会采用扭转果梗的方式阻断汁液进入果实从而使其干缩,或将果实采摘后摊开晾干。到了21世纪,这种耗费人力的风干工艺仍然在部分地区和酒庄保留了下来。但这项工艺非常耗时且能顺利完成风干的葡萄数量极少,因此高质量的葡萄干葡萄酒往往非常稀有且价格高昂。时至今日,使用风干葡萄酿酒的技术已颇为成熟,一些产酒国出产了类型多样、风格各异的葡萄干葡萄酒。

 

       二、风干工艺

 

葡萄风干工艺示意图
葡萄风干工艺示意图

 

       常见的风干工艺之一是将果实留在葡萄藤上进行自然风干,待葡萄在藤上变干、糖分得到高度浓缩之后再采收,用于酿造甜酒。此种工艺对天气条件有特定的要求,葡萄必须在温暖干燥的秋季才能风干,否则会容易感染灰霉菌。在法国苏玳(Sauternes)产区,倘若葡萄没有成功感染贵腐菌,一些酒庄便会采用此方法帮助葡萄浓缩糖分,酿造出风味浓郁、口感美妙的甜酒。用这种方式酿造出的葡萄酒有时会在酒标上标注“晚采收(Late Harvest)”。另外,也可将采摘后的葡萄铺在草席上于室外晒干,又或者把葡萄放置于干燥通风的屋子中风干〔此风干工艺在意大利瓦坡里切拉(Valpolicella)产区广泛使用,在当地被称作“枯藤法”(Appassimento)〕。风干后的葡萄流失了大量水分,果实中的糖分和风味物质得以浓缩,因此酿成的葡萄酒拥有饱满的酒体和较高的酒精度,风味也十分浓郁。

 

       三、经典产区

 

       意大利

 

维斯阿玛罗尼经典红葡萄酒示意图
维斯阿玛罗尼经典红葡萄酒示意图

 

       使用风干葡萄酿成的酒在意大利统称为帕赛托(Passito)葡萄酒,采用枯藤法酿造。意大利不同产区出产着不同类型的帕赛托葡萄酒,其中最为著名的要属瓦坡里切拉产区的阿玛罗尼(Amarone),意大利名酒“ABBBC”中的“A”指的便是它。阿玛罗尼采用意大利本土品种科维纳(Corvina)、科维诺尼(Corvinone)和罗蒂内拉(Rondinella)酿造,有时也会加入些许莫利纳拉(Molinara),成酒口感微苦却浓郁饱满,仿佛在饮用一杯香醇的咖啡,直击感官的复杂香气与高酒精度带来的融融暖意更是令人回味无穷。

 

       希腊

 

希腊圣酒示意图
希腊圣酒示意图

 

       古希腊诗人在公元前8世纪便已品尝到风干葡萄酒的美妙,从侧面印证了地中海一带风干葡萄酒的悠久历史。如今,希腊的圣托里尼岛(Santorini)以出产圣酒(Vinsanto)而闻名,该酒主要采用本土白葡萄品种阿斯提可(Assyrtiko)酿制,在酿造前葡萄会在阳光下经过长达14天的晾晒,酒液会置入橡木桶中熟化至少2年,成酒酸甜平衡,带有些许坚果和焦糖的氧化风味特征。

 

       法国 

 

稻草酒示意图
稻草酒示意图

 

       稻草酒(Vin de Paille)是风干葡萄酒在法国的一个常见名称,之所以用“稻草”二字,是因为这类葡萄酒的酿酒葡萄在采摘完毕后通常会放置于稻草席上风干。稻草酒的酒精度通常不得低于14%,且需经过三年的陈酿(其中包括18个月的橡木桶熟化)。成酒展现出蜂蜜、香料面包、水果蛋糕以及一丝坚果风味,酸度宜人,甜美可口。汝拉(Jura)是酿造这类葡萄酒的经典产区,当地的稻草酒通常采用白葡萄品种萨瓦涅(Savagnin)、红葡萄品种普萨(Poulsard)以及国际知名白葡萄品种霞多丽(Chardonnay)混酿而成,偶尔加入少量特卢梭(Trousseau)。

 

       除上述产区外,奥地利、德国、南非和西班牙等地也出产极具特色的风干葡萄酒,值得品尝。

       市面上大部分的葡萄酒都是用新鲜的酿酒葡萄酿造的,但你知道葡萄干也可以用来酿酒吗?不过此处的葡萄干 …

“扁瓶”葡萄酒:人们越来越爱“非主流”包装

成本是葡萄酒运输商关心的问题,可持续发展问题也渐渐成为众人不得不关注的问题。因此近几年,各种突破常规的葡萄酒包装越来越流行。

17世纪,一种带有塞子的葡萄酒瓶,这使得葡萄酒的运输更加方便,这一创造改变了葡萄酒在船上的储存方式,允许船只装运更多的葡萄酒前往世界各地。而现在,成本是葡萄酒运输商关心的问题,环境问题也渐渐成为众人不得不关注的问题。

示意图

葡萄酒使用什么装的?所有人脑海中浮现的都是一个玻璃瓶,再思索片刻的话,或许会浮现出一个盒子或者是罐头。创新的替代包装正在葡萄酒世界中流行起来,美国伦敦的包装开发商 Garçon Wines 正试图改变这种状况,他们推出的瓶子不仅是塑料的,而且是扁平的。

为了解决葡萄酒在零售运输中的问题,Garçon Wines 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圣地亚哥 · 纳瓦罗表示,他们发明了全尺寸、扁平的葡萄酒瓶。

示意图

圆形的葡萄酒瓶非常漂亮,但运输中的空间利用率却很低。当它们单独或一起堆放时,周围许多剩余空间都被占用。因此,纳瓦罗和他的团队采用了经典波尔多葡萄酒的“横截面设计” 。

瓶子的容量为750毫升,而且比750毫升的玻璃瓶更轻,它外观是扁的,但仍然可以装750毫升的葡萄酒。外形上,这款酒瓶比标准瓶高一点,可以把它们堆起来摆放,它的瓶身更薄,在运输过程中充分利用空间。

一个玻璃酒瓶重达18盎司(500克) ;,扁平的瓶子重达2.22盎司(63克)。一个装有12瓶葡萄酒的玻璃容器重约40磅(18.14千克) ; 一个装有十二瓶葡萄酒的扁平容器重约22磅(10千克)。

示意图

最重要的是,这款酒瓶是由100%可回收的 PET 塑料制成,它们的空间利用效率将有助于把更多的葡萄酒挤进船运集装箱,这种材质与高效的运输方式大大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

根据开发者的描述,酿酒厂投入使用这款酒瓶也并不困难,使用手动或半自动装瓶设备的小型酒厂很可能只需对灌装机进行最小限度的额外更改就可以灌装我们的瓶子,更大的酒厂操作全自动灌装生产线,可通过实施 PET 装瓶设备的更换部件来适应新瓶子。

示意图

在新型冠状病毒流行期间,网上销迅速增加,快递的需求增加了近600% 。目前,扁扁的葡萄酒瓶在荷兰和瑞典非常受欢迎,不久将在芬兰上市。不久的将来或许会在世界各地出现。

成本是葡萄酒运输商关心的问题,可持续发展问题也渐渐成为众人不得不关注的问题。因此近几年,各种突破常规的葡萄酒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