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家净利亏损 国产葡萄酒将如何触底反弹?

对于酒企而言,疫情既是措手不及的变数,亦是衡量企业发展的考官。北京商报记者统计近期发布的酒企半年报发现,11家上市、挂牌酒企营业收入增幅全数下滑,8家葡萄酒企净利润出现亏损。而上市酒企业绩低迷,仅是国产葡萄酒整体不景气的缩影。据中国酒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国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利润下滑将近一倍。

 

目前中国葡萄酒行业仍处在深度调整期,在进口葡萄酒冲击之下,叠加疫情影响,国产葡萄酒生存越发艰难。在业内人士看来,从发展趋势来看,2020年应该是国产葡萄酒的谷底,但从整体环境来看,国产葡萄酒即将迎来利好,预计从明年将呈现上扬曲线。

 

 一家独大

 

葡萄酒处于行业调整期,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再度承压。从数据上看,2019年上半年,11家上市、挂牌葡萄酒企总营收约为41.62亿元,净利润约为6.07亿元;2020年上半年,11家上市、挂牌葡萄酒企总营收约为21.47亿元,同比下滑48.4%;净利润约为1.51亿元,同比下滑75.1%。

 

纵观国内上市及挂牌葡萄酒企,张裕仍一家独大,营业收入占比超半数,净利润甚至高于11家酒企总利润。北京商报记者梳理11家国产葡萄酒企半年报发现,张裕实现营业收入14.02亿元,占比总营收65.29%;净利润为3.07亿元,为11家酒企总利润的两倍之多。而细观其余10家葡萄酒企,营业收入全数下滑,9家酒企净利润下滑,8家酒企净利润为亏损状态。

 

伴随疫情好转,由于商务活动和聚饮还在恢复之中,国内葡萄酒市场仍处于波动恢复期。数据显示,2020年1-6月,全国葡萄酒产量12.71万千升,同比下降30.15%;销售收入44.86亿元,同比下降28.92%;利润实现1.13亿元,同比下降63.06%。

 

对此,易久批副总裁殷凯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2011年起,国产葡萄酒长期稳健发展,2013年左右出现微幅调整,而在近几年出现整体回调属于正常现象。而受疫情影响,葡萄酒消费场景停滞,业绩下滑也难以避免。

 

现金流难题

 

国产葡萄酒在上半年的业绩低迷,均以“受疫情影响”而一言概之,但产量下滑、经营不善实则由来已久。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葡萄酒企上半年财报发现,7家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为负,5家酒企存货增加,6家酒企预收账款为空白。其中,ST中葡存货高达15.02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248.7万元。对此,殷凯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近年来国内葡萄酒市场进入深度调整期,葡萄酒消费逐渐下滑,导致库存长期积压,系列问题叠加体现在酒企经营业绩上。

 

现金流下滑、库存积压,国产葡萄酒便不约而同地转向借贷。公开资料显示,今年8月,ST威龙刚刚勉强从借贷纠纷、违规担保等事件中脱身,但四成股份已被拍卖,日后发展仍是未知数。同月,通葡股份再度因借款问题被实施风险警告,由“通葡股份”变身“ST通葡”。同时,中葡控股股东国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在去年历经20轮冻结及轮候冻结,而主要原因同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此外,原歌酒庄也因陷入两笔借贷纠纷导致酒窖被查封。

 

在资深葡萄酒从业人士李欣新看来,国产葡萄酒企业为了获得现金流,通过股权质押等方式进行借贷,到期难以偿还或被冻结。同时,国产葡萄酒的销量并非看上去那么光鲜,部分葡萄酒企的产品并未进入市场流通,大多用来抵押债款。但靠融资获得的现金流只能救急,而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企业的流转问题,当销量难以提升,企业资金流不能形成闭环,以债务来支撑运营风险很高。

 

抱团取暖

 

事实上,国内葡萄酒行业数据已经自2017年起接连下滑,寻求自救是众多企业的焦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葡萄酒累计产量为12.7万千升,同比下降30.2%。2019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45.1万千升,同比下降10.2%。2018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62.9万千升,同比下降7.4%。

 

长期陷入调整期的国产葡萄酒企也开始寻求自救,外部环境的利好也将为国产葡萄酒企雪中送炭。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酒业协会召集宁夏、新疆、北京等国内11个葡萄酒产区召开论坛,推动“国人喝国酒”倡议,同时张裕、长城、王朝等国内五大葡萄酒企业负责人也首次“抱团”集体带货。此外,商务部启动了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也让国产葡萄酒暂时松一口气,积极筹谋日后发展。

 

针对国产葡萄酒的未来走势,张裕总经理孙健持积极态度。孙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国产葡萄酒而言,2020年既是十年来最艰难的一年,也将是葡萄酒行业谷底期。预计明年国产葡萄酒企即将迎来新的转机,经营发展即将呈现上扬趋势。

 

殷凯进一步指出,目前国内整体葡萄酒市场仍处于成长期,仅在一线城市存在结构性增长期。商务部的反倾销调查虽是利好消息,但国产葡萄酒企也应积极强化品牌自身竞争力,提高产品品质,发展根据地市场或品牌强势市场,完善产品布局,发力国内葡萄酒潜在市场空间。

 

事实上,国内葡萄酒行业数据已经自2017年起接连下滑,寻求自救是众多企业的焦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葡萄酒累计产量为12.7万千升,同比下降30.2%。2019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45.1万千升,同比下降10.2%。2018年全年葡萄酒的产量为62.9万千升,同比下降7.4%。

 

长期陷入调整期的国产葡萄酒企也开始寻求自救,外部环境的利好也将为国产葡萄酒企雪中送炭。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酒业协会召集宁夏、新疆、北京等国内11个葡萄酒产区召开论坛,推动“国人喝国酒”倡议,同时张裕、长城、王朝等国内五大葡萄酒企业负责人也首次“抱团”集体带货。此外,商务部启动了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也让国产葡萄酒暂时松一口气,积极筹谋日后发展。

 

针对国产葡萄酒的未来走势,张裕总经理孙健持积极态度。孙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国产葡萄酒而言,2020年既是十年来最艰难的一年,也将是葡萄酒行业谷底期。预计明年国产葡萄酒企即将迎来新的转机,经营发展即将呈现上扬趋势。

 

殷凯进一步指出,目前国内整体葡萄酒市场仍处于成长期,仅在一线城市存在结构性增长期。商务部的反倾销调查虽是利好消息,但国产葡萄酒企也应积极强化品牌自身竞争力,提高产品品质,发展根据地市场或品牌强势市场,完善产品布局,发力国内葡萄酒潜在市场空间。

对于酒企而言,疫情既是措手不及的变数,亦是衡量企业发展的考官。北京商报记者统计近期发布的酒企半年报发现,11家 …

什么!葡萄干也能酿酒?

       市面上大部分的葡萄酒都是用新鲜的酿酒葡萄酿造的,但你知道葡萄干也可以用来酿酒吗?不过此处的葡萄干并非指我们日常生活中食用的葡萄果干,而是指经过风干的酿酒葡萄,这类葡萄糖分集中,风味物质高度浓缩,是葡萄酒酿造中独具特色的原料。

 

       一、历史渊源 

 

葡萄干示意图
葡萄干示意图

 

       用葡萄干酿酒的历史可追溯至3,000多年前,当时在地中海地区,古希腊和古埃及等地便开始将采摘后的葡萄放在草席上晾干,然后将干缩的果实破碎酿成葡萄酒。公元前800年,古希腊诗人赫西奥德(Hesiod)曾将其描述为“塞浦路斯天赐的琼浆”(Cypriot Manna,塞浦路斯为亚欧交界处的一个小岛国)。当时的酿酒师会采用扭转果梗的方式阻断汁液进入果实从而使其干缩,或将果实采摘后摊开晾干。到了21世纪,这种耗费人力的风干工艺仍然在部分地区和酒庄保留了下来。但这项工艺非常耗时且能顺利完成风干的葡萄数量极少,因此高质量的葡萄干葡萄酒往往非常稀有且价格高昂。时至今日,使用风干葡萄酿酒的技术已颇为成熟,一些产酒国出产了类型多样、风格各异的葡萄干葡萄酒。

 

       二、风干工艺

 

葡萄风干工艺示意图
葡萄风干工艺示意图

 

       常见的风干工艺之一是将果实留在葡萄藤上进行自然风干,待葡萄在藤上变干、糖分得到高度浓缩之后再采收,用于酿造甜酒。此种工艺对天气条件有特定的要求,葡萄必须在温暖干燥的秋季才能风干,否则会容易感染灰霉菌。在法国苏玳(Sauternes)产区,倘若葡萄没有成功感染贵腐菌,一些酒庄便会采用此方法帮助葡萄浓缩糖分,酿造出风味浓郁、口感美妙的甜酒。用这种方式酿造出的葡萄酒有时会在酒标上标注“晚采收(Late Harvest)”。另外,也可将采摘后的葡萄铺在草席上于室外晒干,又或者把葡萄放置于干燥通风的屋子中风干〔此风干工艺在意大利瓦坡里切拉(Valpolicella)产区广泛使用,在当地被称作“枯藤法”(Appassimento)〕。风干后的葡萄流失了大量水分,果实中的糖分和风味物质得以浓缩,因此酿成的葡萄酒拥有饱满的酒体和较高的酒精度,风味也十分浓郁。

 

       三、经典产区

 

       意大利

 

维斯阿玛罗尼经典红葡萄酒示意图
维斯阿玛罗尼经典红葡萄酒示意图

 

       使用风干葡萄酿成的酒在意大利统称为帕赛托(Passito)葡萄酒,采用枯藤法酿造。意大利不同产区出产着不同类型的帕赛托葡萄酒,其中最为著名的要属瓦坡里切拉产区的阿玛罗尼(Amarone),意大利名酒“ABBBC”中的“A”指的便是它。阿玛罗尼采用意大利本土品种科维纳(Corvina)、科维诺尼(Corvinone)和罗蒂内拉(Rondinella)酿造,有时也会加入些许莫利纳拉(Molinara),成酒口感微苦却浓郁饱满,仿佛在饮用一杯香醇的咖啡,直击感官的复杂香气与高酒精度带来的融融暖意更是令人回味无穷。

 

       希腊

 

希腊圣酒示意图
希腊圣酒示意图

 

       古希腊诗人在公元前8世纪便已品尝到风干葡萄酒的美妙,从侧面印证了地中海一带风干葡萄酒的悠久历史。如今,希腊的圣托里尼岛(Santorini)以出产圣酒(Vinsanto)而闻名,该酒主要采用本土白葡萄品种阿斯提可(Assyrtiko)酿制,在酿造前葡萄会在阳光下经过长达14天的晾晒,酒液会置入橡木桶中熟化至少2年,成酒酸甜平衡,带有些许坚果和焦糖的氧化风味特征。

 

       法国 

 

稻草酒示意图
稻草酒示意图

 

       稻草酒(Vin de Paille)是风干葡萄酒在法国的一个常见名称,之所以用“稻草”二字,是因为这类葡萄酒的酿酒葡萄在采摘完毕后通常会放置于稻草席上风干。稻草酒的酒精度通常不得低于14%,且需经过三年的陈酿(其中包括18个月的橡木桶熟化)。成酒展现出蜂蜜、香料面包、水果蛋糕以及一丝坚果风味,酸度宜人,甜美可口。汝拉(Jura)是酿造这类葡萄酒的经典产区,当地的稻草酒通常采用白葡萄品种萨瓦涅(Savagnin)、红葡萄品种普萨(Poulsard)以及国际知名白葡萄品种霞多丽(Chardonnay)混酿而成,偶尔加入少量特卢梭(Trousseau)。

 

       除上述产区外,奥地利、德国、南非和西班牙等地也出产极具特色的风干葡萄酒,值得品尝。

       市面上大部分的葡萄酒都是用新鲜的酿酒葡萄酿造的,但你知道葡萄干也可以用来酿酒吗?不过此处的葡萄干 …

商务部立案,对澳葡萄酒反补贴调查

       8月31日,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35号公告,决定自8月31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进行反补贴调查,调查产品的英文名称为Wines in containers holding 2 liters or less,归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税则》:22042100。据悉,本次调查通常应在2021年8月31日前结束调查,特殊情况下可延长至2022年2月28日。

 

       澳大利亚是全球主要的葡萄酒生产国家之一,三分之二产量对外出口,近年来极力扩大对中国市场的出口,近年来中国葡萄酒产业的市场销量、产量大幅下降,整个行业形势不容乐观,与澳大利亚进口产品的巨大冲击和威胁不无关系。为呵护国产葡萄酒产业的健康发展,2020年7月6日,中国酒业协会代表(以下简称申请人)国内葡萄酒产业正式向商务部提交反补贴调查申请,申请人请求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葡萄酒(下简称相关葡萄酒)进行反补贴调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第十六条规定,2020年8月14日,商务部就有关反补贴调查事项向澳大利亚政府发出磋商邀请,并于8月27日与澳大利亚政府进行了磋商。

 

       8月18日上午9时,商务部网站就刊发了《关于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的公告》(简称《公告》),《公告》附有中国酒业协会作为申请人提交的长达79页的《反倾销调查申请》,分条款列举了澳洲葡萄酒倾销的数据依据及中国葡 萄酒产业的受损现状。

 

       商务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有关规定,对申请人的资格、申请调查产品的有关情况、中国同类产品的有关情况、申请调查产品对国内产业的影响、申请调查国家的有关情况等进行了审查。

 

       根据申请人提供的证据和商务部的初步审查,申请人相关葡萄酒的合计产量在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均占同期中国同类产品总产量的主要部分,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第十一条和第十三条有关国内产业提出反补贴调查申请的规定。

 

       申请书主张,申请调查产品接受了澳大利亚政府的补贴,澳大利亚相关葡萄酒产业(企业)可能受益的补贴项目共计40项。经初步审查,商务部认为申请书中包含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规定的反补贴调查立案所要求的内容及有关证据。

 

       根据上述审查结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补贴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商务部决定自2020年8月31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进行反补贴立案调查。

 

       希望还国产葡萄酒市场一个公平竞争环境。

 

       8月20日,中国酒业协会葡萄酒分会秘书长火兴三在中国酒业协会举行的“中国葡萄酒行业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反倾销新闻发布会”现场就提出,“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在进口酒市场份额中拔得头筹,离不开进口零关税和倾销两大因素”。

 

       中国酒业协会认为,我国是面向世界的开放的市场,尤其是酒类市场,是作为普通食品进口的,这是全世界最开放的酒类市场。我们代表行业一致呼吁国家能给与相同的市场主体地位(食品许可和监管制度世界最严),希望这次商务部能根据行业的实际损失情况,进行公平裁决,给我国葡萄酒市场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我们中国葡萄酒产业也有决心,按照“中国风土、世界品质”的理念,酿造东方美酒,助力美好生活。

 

       据悉,在提交的《反倾销调查申请》中,申请人主张澳大利亚政府向澳大利亚相关葡萄酒产业(企业)提供的补贴项目共计40项。经初步审查,并依法考虑了立案前磋商中澳大利亚政府提出的主张,商务部决定在本次调查中对包括葡萄酒平衡税项目、出口和区域葡萄酒一揽子扶持计划、补贴项目进行调查等37项补贴项目进行调查,对申请人指控的”澳大利亚博士研究实习项目、农业推进救助项目、特殊情况利率补贴项目、补贴项目“不予调查。

 

       “希望通过此次反倾销立案调查,能让国家有关部门更多地了解国产葡萄酒行业,从葡萄种植到加工生产、市场营销等环节,给于国产葡萄酒更多的一些扶持政策,从这个角度,不失为推动国产酒发展的一个机会。”四川省葡萄酒与果酒行业协会执行会长、秘书长周劲松的这段话,想必表达了在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的酿酒人的内心深处的声音,渴望理解,更渴望被认同。

       8月31日,商务部发布2020年第35号公告,决定自8月31日起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装入2升及 …

关于德国雷司令,不得不知道的几件事

雷司令(Riesling)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主流葡萄品种,也被视为最有可能从霞多丽(Chardonnay)手中接过“白葡萄品种之王”权杖的继承者之一。下面让我们在葡萄酒大师安妮(Anne Krebiehl)的带领下,一起了解关于德国雷司令你不得不知道的几件事吧。

1. 首先纠正大家一点,雷司令的国际通用名“Riesling”读作“REE-sling”,“REE”发音类似于汉语里“于”或“李”,因而有人也把“雷司令”译成“丽丝玲”。这画风是不是转得有点儿快?不过,作为一种酒体较轻盈、口感颇为雅致的白葡萄酒,“丽丝玲”这样柔美的名字确实更适合它。雷宝宝心里定是委屈,凭什么姐姐妹妹可以取“霞多丽”、“赛美蓉”、“琼瑶浆”这样动听的名字,唯独自己的名字如此霸气,偶尔想撒撒娇都不好意思了呢。

2. 雷司令其实是一种适应性非常强的葡萄品种。纵观德国13个葡萄酒产区,处处可见它的身影。无论冰天雪地,抑或温暖如春,只要它决定留下,它就必定能够繁荣。板岩(slate)、云母片岩(mica schist)、花岗岩(granite)、富含化石的石灰岩(fossil limestone)、石英岩(quartzite)、流纹岩(rhyolite)、砂岩(sandstone),各种类型的土壤它都能hold住。

3. 德国的摩泽尔(Mosel)是雷司令的经典产区,这里出产的雷司令葡萄酒口感脆爽,带有明显的柑橘风味,让人过喉不忘。雷司令在此地的种植比例高达60%。

4. 雷司令葡萄酒风味的精髓在于它的酸度。酸度为雷司令构筑起良好的结构,并赋予其旺盛的生命力,从而为葡萄酒陈年提供有力的支撑。

5. 雷司令的口味非常多变,从普通的干型,到半干、半甜,再到浓郁如蜜的高甜(通常为贵腐酒或冰酒),各种风格,应有尽有。

6. 在德国,绝干的雷司令并不比甜型的雷司令少见。实际上,雷司令的高酸与绝干的口感很搭,两者合璧,常常能造就十分完美的酒体。

7. 德国雷司令葡萄酒的甜度可以从酒标上识别。“Trocken”对应干型雷司令,通常带有此标志的葡萄酒酒精度都在11%以上;“Feinherb”对应半干型的雷司令,此类型的葡萄酒中残留有少量糖分,但回味是干的;“Halbtrocken”或“Lieblich”都是指半甜型的雷司令葡萄酒,它们的酒精度在9-10.5%之间。

8. 一般来说,如果一款雷司令葡萄酒的酒精度在9%以下,那么它很有可能是甜酒。不过由于雷司令高酸的特性平衡了酒中的甜味,所以它甜而不腻,甜而不傻,很容易掳获妹子们的芳心。

9. 雷司令葡萄酒拥有令人振奋的香气。酒体轻盈、风格淡雅的雷司令闻起来像是仲夏夜月色下的茉莉花和橘子园,让人漫步其中,流连而忘返。酒体稍厚重、风味更集中的雷司令则带有柠檬、酸橙、粉黄色西柚、橘子和蜜柑的味道。而最具成熟韵味的雷司令则会表现出水蜜桃、黄色李子或杏子的风味,此外,芒果和凤梨等热带水果的风味也常常会夹杂其中。

10. 雷司令葡萄酒的魅力随年龄与日俱增。一瓶历经岁月洗礼的雷司令会展现出蜂蜜、忍冬花、果皮蜜饯的香气,而尝起来则像绵软的香膏。大师是认真的,要不你尝一口20岁的“老雷司令”试试?

雷司令(Riesling)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主流葡萄品种,也被视为最有可能从霞多丽(Chardonnay)手中接 …